中医师赖开检自小学抓药切药熬药

中医师赖开检自小学抓药切药熬药

人家身上有香水味,他身上却永远有一股药材味。这股药味也已经成了他的“注册商标”,求学时代,他人还未到课室,班上的同学就已闻到药材味,因而也知道,赖开检同学来啰!
千万别误会,赖开检不是药罐子,只是因为家里开中药店,而他每天都要在店里帮忙,长期下来,整个人,包括随身物品如衣服、书包、课本都夹带着一股中药味,形成他身上独有的味道。后来他继承父业,也成了中医师,还创办了槟城中医研究学院,一生都与中医中药结下不解之缘,时至今天年已65岁的他,仍在中药堆里生活,这股药材味,早已和他的人生合为一体,早就闻之习惯。


自小就与中药材为伍的赖开检,身上总是带有一股洗不掉的药材味上学,惹来同学取笑,因为往往他人未到,药材味即已飘入课室了。因为父亲是中医,家里开药材店,他自小就在店里帮忙抓药熬药,每天和各种中药打交道,也老早就把这些药材的名字、性能和功效都背得滚瓜烂熟,在这样一个天然促成的环境下,长大后的他,也顺理成章的往这条路走下去,成为合格的中医师。
目前也是槟城中医研究学院院长和讲师的赖开检深懂养生之道,他的日常作息和饮食习惯数十年来正常又健康,今年65岁的他,脸色红润,精神饱满,说话铿锵有力。他说他的生活向来都很规律,每晚十一点半入寝,一躺上床很快就会入眠,早上八时準时起床,每晚都是一觉到天亮,连梦也没有,半夜也不会醒来上厕所。
“这是我从年轻到老养成的好习惯,没有夜生活,也没有失眠的困扰!”他得意的分享着自己美好的睡眠素质,并说自己从不会把烦恼带入眠,生活再怎样忙碌,晚上还是会準时入眠。
赖开检的父亲是由中国南来的中医师,来到槟城落脚后,早年在亚依淡开了“人爱堂”药行,赖开检就在老店里长大,他21岁就考上中医师资格,开始在父亲的老店里行医,直到八十年代在槟城峇都兰樟先后开设了两间人爱堂,一间由他坐镇,分行就由考获北京中医博士学位的长子负责。
“亚依淡老店现在有侄子在打理,峇都兰璋两间是我开设的,就由我和我的孩子们在管理。”传统行业往往都面对青黄不接的窘境,但这在赖家并不会造成困扰,因为赖开检一家都是中医师,两个女儿一个儿子还有一个女婿都是中医师,亦是由他亲手栽培的。
赖开检对中医学也有很深的情意结,在其药店后方的办公室里,书架上都是满满的中医学的书籍,而他还于1989年创办了“槟城中医研究学院”,培育更多年轻中医师,同时与中国厦门大学医学院中医系合作联办双联课程,学员们在槟城中医学院完成五年课程后,接着飞赴厦门大学考取中医学士文凭。
“在大马办中医学院不容易,我只希望中医可以在我国发扬光大,让中医普及化,而这些年来确实也看见中医在我国越来越有地位了,学中医的学生也年轻化了。”他欣慰的说。

一生都与中药纠缠不清
赖开检一生都与中药纠缠不清,这是读书时候全班甚至是全校同学皆知的事。他说中学时期,班上有三位同学最着名,因为各自身上都有着一股与众不同的味道,常常人还没走到课室,班上同学就已经闻到由他们身上飘散出来的独特味道。
“我们班上这三个人因为很有“味道“而搞得众人皆知,一个是家里卖咸鱼的,所以身上总是飘着咸鱼味、一个是讨海人家,所以身上有鱼腥味,还有一个就是我了,因为家里开药店,身上总是有药材味,所以我们常常被同学取笑,人还没到,就先闻到!”
赖开检说,他自小就在父亲的中药店里帮忙抓药、切药、熬药,对数以千计的中药早已熟悉不过,所以毕业后自然而然的去读取中医,还考取了中医学士文凭。
“那个年代工作机会也不多,没想过是兴趣还是甚幺,反正从小就在店里帮忙,对中药和中医知识都已经掌握好基础,我的专长就是这些,所以中学毕业后就顺着这条路走下去。”

创办了中医研究学院
1985年,赖开检从亚依淡老店搬出来,自立门户,在峇都兰璋开了“人爱堂”,接着又开了分行,由北京留学回来的儿子负责。1989年,他创办了中医研究学院,以院长和讲师身份培育接班人,同时也与广州大学中医系合作办双联课程,让学员们可以考取该大学中医学士文凭。
“创办中医学院的首两年是借用商务小学课室上课,后来也曾与佛学院合作,直到最后才搬到四条路现址。课程是以夜校方式进行,所以一开始先吸引的多是半工读学生,特别是已经在中医界或中药行业里工作的人,他们都有了一定年纪,也有一定的经验,只是缺乏一纸文凭。”
他指出,因为我国卫生部规定,中医师必须有学士以上的文凭,所以想成为合格的中医师,必须有大学程度的学士学位。
“最近十年,我们发现学员越来越年轻化,一些是家里从事这行,长期耳濡目染下也选择进修这科系;也有部分是对中医有兴趣,想朝这方面发展的。无论如何,看见越来越多年轻人考取中医,是很欣慰的事,也是当初创办学院的宗旨,让中医能在我国发扬光大,世代传承下去。”


最怕冥顽不灵病人


现年65岁的赖开检,行了四十几年的医,面对过无数病人,任何奇难杂症都不怕,最怕的是当他是神来求诊的病人!
他说,中医不是神医,有些病态是精神问题,有些病症是心理因素,也有些是必须去接受手术,但偏偏有冥顽不灵的病人,当他是神般求仙丹。
“我遇过一个患有精神衰弱的病人,每週要来看诊两三次,非要我开药给他吃才能睡觉,即使我告诉他不必服药了,对方仍执意要我开药。我说我的药与他的睡眠根本无关,是心理问题,谁知道隔天一早他就等着我开店,一见到我就大骂,因为我不开药给他吃,害他昨晚又失眠!”
他无奈的笑说:既然他这幺坚持,那我就给他再开药,但开的药其实与他的病情无关,他服完了药回来很开心的对我说,我的药终于让他可以睡个好觉了!我就坦白相告,其实我这次给的药只是补脑神,与之前的药完全不一样,这根本不是药效问题,是心理因素造成的药物依赖。
“中医主要在治疗慢性病方面最为有效,但一些急性病症需要马上动手术的,还是必须去开刀,就如盲肠炎,需要进行手术割除,不能靠服中药就能治癒。”

柔道五段高手


赖开检是柔道五段高手,他说年轻时的运动就是练柔道,还当过柔道教练,但随着年纪渐长,他已从这激烈运动中慢慢退下。
“要保持健康身体,心境和饮食起居很重要,东西不要吃过量,睡眠要充足,国人都爱喝冷饮品,而且不辣、不香、不热就不吃,三更半夜不爱睡觉爱上网,长期下来,这些都最伤害身体。”赖医师语重心长的说。
古语有道:病从口入、祸从口出,这句话用在中医学上最贴切不过,因为很多病痛的造成都是与日常饮食习惯有关连。
“病人最常会问:甚幺东西最毒不能吃?我说,其实我们的口才是最毒的,吃下的东西会造成生病,说出来的话也随时可以变成伤人的武器,所以,就病了!”

不过渡依赖电脑
“现代还有一种文明病,叫电脑综合症,长期坐着看电脑,或低头玩手机,低头族做久了,颈椎病就来了!这实在是不健康的生活方式!”
也因为看多了这类病例,赖开检说,他的电脑只限于做病人看诊记录,以及做账用途,平常时候不会让自己过于依赖电脑。
“我有时宁愿不用电脑,看诊时多用手抄写记录,不想过度依靠电脑打字,因为这样下去,久而久之也会忘了怎幺写中文字!”
他当了四十多年的中医,注重养生之道,健康向来良好,一生人只看过两次西医,都是因为必须进行手术,一次是盲肠炎,一次是耳后长瘤,必须开刀切除,至于伤风感冒这种小病,很少会惹上他。

报导:黄碧丝
摄影:蔡进强


 

相关推荐